长沙学区房-长沙新楼盘-长沙二手房-房价走势最新消息_小华聊买房

川普所提倡的“美国生产、美国消费”,注定带来巨大的灾难

https://www.0731ke.cn

一直以来,中美纠纷下,不少人貌似都“认同”川普的话,即一国要发展经济只要实现“本国生产、本国消费”,那么就可以了。这个逻辑,也是川普这几年一直打压中国的重要理论支撑。换句话,如果我们也相信“中国生产、中国消费”是最佳的模式,那么,川普就是对的。

然而,真相真的是这样吗?让我们来看看上世纪20年代,美国最牛逼的10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引发后面的10年大萧条?

 

一战的结束,部分原因是由于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

 

战争结束后,欧洲全是债务,工业也垮塌了,经济一片破败。

 

唯一牛逼闪闪的,就是美国。

 

当时的美国,坐拥全球1/3的黄金储备,有着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还有先进的技术,可谓是供需两端都冠绝全球。

 

由于一战后半段美国的介入,所有的生产都围绕着战争所需,而非民间需求,因此,战争结束后,很多企业来不及调整生产,出现了战后通货紧缩的格局。

 

特别是战后欧洲经济溃败,内需惨不忍睹,战争中还会给美国订单买军用物资,战后这块订单大幅削减,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战后美国经济的的困难。

 

1921年的时候,美国经济深受疫情打击,全球贸易又短期萎缩,所以出现了极为严重的经济危机。

 

不过,由于美国拥有大量战争中积累的储蓄,生产体系又完好无损,因此,很快就在1921年下半段出现了经济强劲的复苏。

 

其实,这和2009年刚刚遭遇次贷危机困扰的中国,非常神似。

 

此后,美国的经济模式就要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既然主要的出口目的地,欧洲内需垮塌了,那么,接下去除了扩大内需,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也就是说,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体系的美国,只能卖东西给自己,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是上世纪20年代逐步进入“美国生产、美国消费”模式的源头。

 

然而,一开始广大的美国人没有如此强劲的消费能力。

 

尤其是新兴的电子化产品,比如汽车,都是非常昂贵的,很多美国家庭根本消费不起。

 

于是,如同次贷危机后中国流行了消费贷一样,那时美国就产生了最早的分期付款,即,让部分美国普通家庭可以超前消费。

 

比如,1919年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成立,开始向中产推荐分期付款的购买汽车的方式,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方式,并从汽车扩展到其它耐用品。

 

到巅峰的时候,美国40%贫穷家庭使用分期付款,25%中产使用分期付款,5%的富人阶层使用分期付款.

 

换句话说,20年代美国经济的辉煌,是建立在居民家庭加杠杆基础上的。

 

进一步来说,“美国生产、美国消费”模式,意味着只有给居民家庭加杠杆才可以玩下去。

 

———————————————————————

 

当然,这个模式玩到1924年下旬,已经略有吃力了。

 

原有的加杠杆模式,并不能保证整个居民家庭的购买力源源不断。

 

而海外经济在一战后,迟迟起不来,德国人还要疯狂的从美国这里借钱,才可以偿还法国的战争赔款。

 

怎么办?

 

时任美国总统柯立芝,用起了绝招:

财政减税 + 央妈放水

 

这不是川普大人玩的东西吗?

 

何止啊?!其实,连里根都是偷师柯立芝的套路。

 

只不过时间隔的太远了,人们早不记得罢了。

 

柯立芝这么一玩,美股瞬间就从1925年进入真正的牛市了。

 

回顾整个20年代,1921年8月24日美股63.9,1929年9月3日381.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涨了近5倍。

 

而涨的最猛的,恰恰就是1925年至1929年这段时间。

 

当时美国经济一骑绝尘,绝对亮瞎所有人的铝合金狗眼。

 

究其背后的经济模式,就是美国生产,美国消费。

 

如果还要进一步来看,就是美国企业借钱拼命生产,美国居民家庭借钱拼命消费。股市则成了两边加杠杆的重要工具,成就了美国经济供需两旺的巅峰时刻。

 

当然,1925年以后的美股疯狂,是极为惊人的。

 

有多可怕?美联储自己都慌了,也提出了我们如今特别熟悉的话——

要确保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可美联储没有今天中国如此复杂的货币工具,因此,只能在1928年2月开启了干预,实施了第一次的加息。

 

此后,银行贴现率从1928年2月的3.5%,逐步上升道1929年8月的6%。与之对应的是,活期贷款利率,从1928年的4.24%,变成了1929年的9.23%。

 

最终,美股近10年的长牛,彻底崩塌。

 

美联储降杠杆,直接降出了脑震荡。

 

—————————————————————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加杠杆加上去的供给和需求,被这么一收紧,瞬间绷不住了。

 

美联储当时的目标就是终止华尔街的投机繁荣,可讽刺的是,他们成功了,同时以牺牲实体经济为代价。

 

这里就有一个经济学的重要规律:

 

加杠杆加上去的金融繁荣,是不能随便抽紧信贷的。因为,一旦抽紧,先倒下的不是金融体系,而是实体经济。

 

相信经历过2018年降杠杆的同志们,应该很有感触。

 

其实,美国人上世纪20年代末,就已经亲身经历。

 

此后美股下跌了89%,在1932年7月8日达到底部41.22,真可谓人生如梦,财富乃过眼云烟。

 

此前还在尝试“美国生产、美国消费”模式的经济,直接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萧条。

 

美国的失业率一度飙升到史诗级的25%,唯有2020年的疫情才可以与之相媲美。

 

“本国生产、本国消费”的经济封闭模式,即使是放在储蓄率全球第一、生产技术水平全球第一的20年代美国,也逃不过必须通过全民加杠杆才可以玩得转的命运。

 

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大量超发货币,并引导金融投机繁荣。

 

而你要去管一管呢,势必实体经济先行垮塌,从而引多米诺骨牌效应。

 

这也提示我们,不仅川普的思路是有问题的,我们国内有些朋友认同这个模式的思路,也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中国生产,世界消费,赚钱的是中国;

 

中国消费,世界生产,爽的是中国。

 

但是,你要生产和消费两边都占,其实是没有可能的。

 

毕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国内财富分配高度均衡。

 

这也就意味着,你要激发国内的消费,除了给广大的普通家庭拼命消费贷款,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而一旦进入这个模式,则金融投机的大门,也就被逐步打开了。

 

如果说20年代的美国,用了近10年时间通过加杠杆来玩转本国经济;那么,此后的10年大萧条,其实就是通过降杠杆的方式,把之前的各种爽,全部吐了回去。

 

如果不是欧洲再次发生战争,美国大萧条是否10年就可以打住,还真的不好说。

 

起码,我们看到日本从1990年以后的降杠杆,都降了30年了,还是没有降完。

 

从这个维度,目前中国经济政策,一边强调“一带一路”,一边强调“扩大内需”,这种内外结合,或许才是真正高明之举。

 

那么,最后有一个问题提出来,供大家思考:

 

2020~2021年的这场危机,会不会如同1921年那场危机那样,在外部需求快速萎缩下,倒逼中国只能更多的依赖本国加杠杆的方式来扩大内需呢?

 

如果有很大的成分说“是”,那么,房子和股票,真的能不涨吗?

 

历史或许不能简单重复,但是,历史往往惊人的押韵。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