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学区房-长沙新楼盘-长沙二手房-房价走势最新消息_小华聊买房

中美纷争下,人民币到底该不该继续锚定美元?

https://www.0731ke.cn

90年代改革以来,人民币实际上就是锚定美元的,这使得我们入世后,获得巨大的竞争优势,也确确实实让中国经济的发展获益匪浅。然而,如今全球经济格局早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即使是中国经济也更多以内需为主,尤其还遇到川普这种打法,未来的人民币又该走向何方?

人民币锚定美元

 

中国经济能够发展到今天,朱相绝对是居功至伟。

 

这其中90年代有2个改革,现在来看,绝对是牛逼闪闪的。

 

首先是对于银行的整顿,使得人民币超发的内部机制被斩断了。

 

1995318日通过并实施的《人民银行法》中的第二十九条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这以法律的形式堵住了上述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口子。

 

要知道,此前地方财政是可以让银行帮忙兜底自己的财政缺口,这才使得通货膨胀飞起来了。

 

当然,这个举措也就把地方财政逼着去卖地了,这是后话。

 

第二个很牛逼的改革,就是人民币汇率锚定美元,即,联系汇率

 

不过,当初搞这个改革,还是用了点小手腕的,就是直接先把人民币汇率一次性爆贬,然后再实施锚定美元。

 

考虑到当时中国的经济体量、出口的规模,美国人也就没有当回事。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这两个政策,使得入世后的中国经济,如同王者归来。

 

第一个政策,逼着地方财政拼命招商引资,并大幅实施城市化进程。

 

第二个政策,让中国出口商上来就有很强的价格优势,且老外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也很有信心,敢于投资。

 

应该说,2001~2007年,人民币几乎是彻彻底底的锚定美元。

 

央妈放钱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是要给抵押物的。而大多数的抵押物,在这个阶段,都是外汇及其衍生品。

 

但是,伴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一切都被彻底改变了

 

——————————————————————

 

应该说2008~2014年是一个过渡阶段。

 

这个时期,中国一直在等美国经济恢复,最好是可以强劲恢复,这样大家又可以回到次贷危机前那种爽歪歪的日子了。

 

但是,等待的岁月里,还要吃饭啊。

 

因此,像四万亿等大量扩大内需的举措就出来了。

 

这里面就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即:

 

一方面,外需疲软,美元流入少,你锚定美元,则不可能随意乱印钱;另一方面,你要扩大内需,就要大量的货币去帮助大家融资。

 

在这个纠结的过程中,人民币锚定美元的政策,首次出现了边际松动

 

原本央妈放钱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要拿大量外汇来抵押。

 

可如今,新增外汇越来越少,你又不要去完成很多当时的行政指令目标。

 

这个时候,很多国内的债券等逐步成为新的抵押物,央妈也认,并直接给商业银行放水。

 

这里要先说明一下,这些所谓的国内债券,大部分是和国内土地直接、间接关联,背后大多是与土地财政高度捆绑的。

 

那么,为什么说2014年是中国经济的巨大拐点?

 

说白了,此后中国出口的增速出现明显断崖,中国再也无力依赖出口导向创汇来驱动经济增长。

 

这是产业维度,但是,从货币维度,这就彻底改变了央妈放水的姿势了。

 

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以来国内的债券作为抵押物,进行相应的货币宽松。

 

人民币再也不是简单的锚定美元了,它开始也同步锚定国内的债券(土地)和通货膨胀了。

 

2015年开始的房股双high,彻底打开了国内货币超发的进程。

 

尽管2018年有全面降杠杆的政策执行,但是,出口的羸弱,叠加长期低利率的格局,使得央妈资产负债表里的抵押物占比中,国内的各类优质债券比重越来越高。

 

2018年开始的中美毛衣占,更是严重打击了中国的出口前景。

 

这使得2018年夏天的放水,极大的依赖各种央妈的货币创新工具来放水。

 

到了2019年,直接搞银行永续债来补充放水子弹;2020年,地方债甚至可以补充中小银行的资本金……

 

所有的这些放水,都不再简单以美元为抵押物了,而是更多以国内的优质债券等为锚定物了。

 

更麻烦的是,现在美国人还要威胁将我们的一些银行踢出美元全球结算支付体系,又遭遇前所未有的疫情对外贸的影响,因此,谈及美元的长期流入态势,只能说是堪忧

 

所以,无论是长期基本面,还是短期的中美矛盾,都已经让人民币锚定美元这个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

 

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人民币是否可以继续锚定美元呢???

 

这个我们就要从供需两个维度来分析了。

 

入世前,中国是一个经济体量很小的国家,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也很低。

 

即,内需极差,生产供给能力位置低下。

 

锚定美元,入世后,你的出口获得大量的外汇,就等于直接锚定美国的内需,且获得购买美国优质产品的购买力。

 

当美国人疯狂进口中国商品的时候,源源不断流入的美元,让中国国内的投资被带动,人民币的融资需求,是有着极强的实体经济扩张的支撑的。

 

这个时候,央妈要做的是避免经济过热,避免热钱冲进来做空即可。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2007年几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就是很好的例子。

 

而考虑到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美元还能够给中国带来大量的外部先进设备、各类资源,所有这些都有利于中国经济在当时所采用的出口模式。

 

可到了次贷危机以后,形势急转直下。

 

美元流入增速变少,但是,为了稳增长,国内融资需求反而进一步放大。

 

这个时候,人民币放水的规则就不是简单的克制了,更不能是防止经济过热,而是要考虑经济过冷怎么办了?

 

因此,逐步摆脱此前单纯锚定美元的束缚,自己创造条件来放水,救成了必然的趋势了。

 

然而,这里面有个很大的矛盾。

 

就是,你凭空创造大量人民币,而不是像以前锚定美元收入来创造人民币,这很容易出现物价飞涨。

 

特别是,美元是可以去全世界买买买的,因为人家美国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是顶端位置,美元天然就是吃香的。

 

而你自己随便印的人民币只能在国内流通,这会极大的扭曲国内的资源配置,造成物价、资产价格的飞涨,让国内的经济复苏更加困难。

 

这个时候,人民币锚定美元的机制就不能完全被放弃。

 

即,扩大内需,使得人民币不能完全锚定美元,还要敢于自己去放水;产业链位置不高,又决定了海外对人民币的需求很有限,因为拿着人民币买不到牛逼闪闪的东西啊,人民币只能国内流通,这个时候人民币如果不选择部分锚定美元,通货膨胀就会卷土重来,且进一步打击中国的产业升级计划。

 

这种极为尴尬的处境,也就解释了2019年以来,中国央妈的放水姿势非常撩人”——

 

全部搞定向放水

 

翻译成人话:水,必须放;但是,绝对不能甩开美元的锚定机制,胡乱放。

 

——————————————————————

 

而今,伴随着中美纷争进入深水区,中国产业升级的诉求更加强烈。

 

这也就使得,国内的放水必须要高度谨慎。

 

考虑到上面的这个天然的两难处境,央妈宏观调控的节奏会很频繁。

 

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将会是常态。

 

想要扩大内需了,松一点;物价和资产价格起来了,紧一点。

 

而更有意思的是,上文已经提及,目前国内的很多所谓的优质债券,也就是央妈的新的抵押物,大多数都是最终锚定国内的土地的。

 

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货币锚定物,已经出现了双轮驱动的迹象——

 

从单纯锚定美元,过渡到锚定土地 + 美元

 

要知道,土地就像石油一样,是可以天量供给的,这个和黄金完全不同。

 

而海外,美元也是和美债捆绑在一起,早就不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下锚定金价的美元了。

 

因此,从底层逻辑角度,尽管锚定美元看似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根本上,如今的人民币早就是:

 

锚定国内土地 + 锚定美国国债 = 人民币的放水机制

 

因此,看似短期很有节奏感和克制感,但是,长期来看,这水只可能是演绎成滔滔江河。

 

中美纷争,无非是进一步放大了央妈对国内债券的依赖,即,放大了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罢了。

 

但是,同时,又不能放弃对美债的依赖。

 

一个两难的困境,极大的决定了中国的货币机制,也深刻影响了中国的产业发展,更影响了中美极为复杂的双边关系。

 

看似有选择,其实,最终会发现——

 

基本面面前,何来选择?

 

唯有产业升级真正成功,人民币在海外更加吃香,这个两难的困境,才可以极大的缓解。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