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A的跨年行情,还会如期而至吗?_小华聊买房

长沙学区房-长沙新楼盘-长沙二手房-房价走势最新消息_小华聊买房

大A的跨年行情,还会如期而至吗?

https://www.0731ke.cn 0

大A的跨年行情,还会如期而至吗?

文 | A 森

A视野

2023

12/02

原  创

A视野 ID: AndsonVision

全球大滞涨,中国新周期,拥抱一生一次的机会


决定2024年经济走势的重要起点


客观而言,近期,有形之手是真的急了。


各种救市政策一茬一茬的出来,前仆后继,应接不暇,眼花缭乱,可谓是前所未见。


其实,对于有形之手而言,摆在面前的选择就两条路:


  1. 要么像90年代的日本那样,慢慢消化掉二战以后积累的所有债务压力。当然,这要你正好遇到美国从你这里大量进口,而且中俄等帮你背负通胀的国家都加入合作模式。显而易见,我们现在不具备这样的宏观环境。

  2. 要么学习次贷危机时期的美国,尤其是2020年3月份的美国,立刻马上强力超大规模救市。越快越好,久拖必乱,救市成本更高。

怎么选?


事实上,这就是眼下中国经济的灵魂拷问!


我们不能像三年疫情没有发生过那样去看待经济,也不能像中美博弈没有发生过那样管理经济。


所有的这些重大磨难,必然会以庞大的损失摆在那里,绕不过的。


要短期先发展先进制造业和保障民生,除了用债务包裹这些损失,避免损失显性化,是唯一的出路。


今天,美国也是如此啊。美国对赌的逻辑是,债务再多也不慌,因为他们相信下一轮技术革命必然在若干年后在美国本土诞生,届时巨大的赚钱效应就可以把所有债务抹平。所以,现在拼命举债,不过是对未来的技术革命的一次“收入透支”。


那我们呢?


我们举债的本质也是对赌,对赌的是我们必然产业升级成功,必然成为发达国家。如果没有这样的信仰,没有这样的对赌动力,畏首畏尾,那还怎么办事?


其实,换个角度,我们要这么牛逼的制造业体系干嘛?就为了防止美国卡脖子?是不是格局小了?!


制造业强国,一定也是军事超级强国。


只要我们制造业碾压全球,真的债务多了,也可以出去打劫啊。反正天道轮回,1840年这么多列强欠我们的,现在还给我们,也是天理昭彰。


没有这样的野心,就不配称为“华夏子孙”!


———————————


要不当奴隶最好的办法是什么?那就是你要当主人!


人类是权力意志的动物,要么是主人,要么就是奴隶,没有其它可能。


也因此,说着软话,干着猛事,这是中国眼下国运必由之路。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经济基本面已经扼住了我们的咽喉,那么,继续刻舟求剑简单追求严控宏观杠杆率,似有不妥了。


大家仔细看看近期披露的外资动向,是大幅撤走,美国对印度的投资增加了600多亿美元,与我们这里的情况正好相反。


至于出口,我们也就不用说了,大家都清楚。


德国女外长竟然说,很难想象跟我们在一个星球上。这就是种族灭绝的口气!


外需,要么是出口,要么是外资,现在都明显成为趋势性的往外走。对于美国而言,我们东南地区不干架,那么,他们铁了心用科技、地缘政治、贸易战跟我们干到底,近乎是国策。


那么,里面不加杠杆给内需,尤其是居民家庭的内需,这近乎是自杀行为。


前几天,我一个哥们突然问我,为什么1929年股灾会导致10年大萧条?


我说,那次股灾并不必然导致大萧条。真正的问题是,当时美国总统对外搞贸易战,然后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参与贸易战,然后,美国的外需直接崩了。另一边,内需股市一直没有去好好呵护。内外需两边全部崩盘,考虑到当时美国具有全球最牛逼的制造业产能,于是,只能用10年时间“去产能”,这就是大萧条的真实情况。


也就是说,美国大萧条其实包含了明显的美国有形之手的错误经济决策导致的。


前车之鉴,如果我们要避免人家犯过的同样的错误,我们现在怎么办?


格林斯潘当美联储主席之后的美国货币政策都是一个德行,经济或金融一有问题,马上强力救市。他们的主要经验来源是10年大萧条,这就是被经济学成为“圣杯”的研究课题。


如果此时此刻我们还在严守宏观杠杆率,那么,就和1929年股灾中的美联储选择“不救市”没有区别了。


接下去的问题是,如何最快速的给到居民家庭“金融收入”?。


大A


————————————


地产流动性崩塌,导致全社会的信贷自发快速收紧,这是CPI起不来的原因,更是内需不振的根本。


作为对冲,强力注水给大A,强拉行情,虽有副作用,但是,起码是短期恢复需求侧的最有力的工具。


楼市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开发商的救助、保交楼、中资美元债等等,因此,楼市的救市效果需要一定的时间才可以显性化。


相反,股市则完全不是,股市是可以短期最快速强力恢复信心的。


当股市中的增量资金入场坚决,整个经济和金融的货币乘数也会逐步提高,尽管这是需要一个传导过程的,可总比楼市要快的多。


2014年经济增速塌陷,2014年年底~2015年初,是股市先行,才托住了内需。


2020年初疫情冲击,也是股市先行,为后面全年的需求侧企稳打下坚实的基础。


发达国家的金融史告诉我们,重大经济困境下,犹犹豫豫,不得好死。


加杠杆全面救市,尤其是增加居民家庭手中资产的财富效应,要坚决,而且是非常坚决。


2020年至今快要4年了,所有大型经济体的救市都是这么干的。除非全世界都脑残了,否则就说明这是经济规律。


即便本轮美联储加息这么快,其它经济体有条件这么干的,也都是继续这么干。


越是经济困难,越是要强力给居民家庭的现金流量表注水。一旦居民家庭有了货币流动性,才可以跟庞大的制造业产能匹配。而唯有交换才可以产生增量财富,生产本身是不创造财富的,生产本身只是成本的一个支付过程。


那么,如果2024年的大A跨年行情不来,那意味着什么?


我们此前文章多次提示,2021年1月开始的各种抽耳光运动,到明年初差不多3年多一点了。一般而言,中国经济是3~3.5年一个库存小周期,包含了“繁荣—萧条”一个循环。


在整整一个小周期,竟然只有萧条,没有繁荣,那超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债务违约、大规模裁员也就不远了。


因为,原本3.5年内总有一个去库存的机会窗口,现在倒好,竟然3.5年内都没有去库存的机会,全是萧条。企业如此庞大的库存压力,尤其是为此支付的各种成本,将会在本轮库存周期尾部产生巨大的冲击。


所以,不是救不救楼市的问题,是不救那就看看明年多少人倒霉了,那将是我们社会不堪承受之重。


至于大A跨年行情,则是引领整个救市浪潮的第一枪。


先把冰冷的情绪解冻,带动货币换手率,进而把“暖气”传导给所有人。


这一次,跨年行情必须来,不来全民一起吃土。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