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学区房-长沙新楼盘-长沙二手房-房价走势最新消息_小华聊买房

被移民问题所掩盖的欧洲经济衰败真相

https://www.0731ke.cn

如果忽略对欧洲经济的理解,那将会看不懂全球大势

被移民问题所掩盖的欧洲经济衰败真相



其实,二战刚结束的近20年,欧洲经济是非常强大和繁荣的。


当时的情况是,经济太牛逼了,劳动力严重不足。


所以,不得不从亚非拉大量“进口”农民工,帮助他们进行制造业流水线生产。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当全球经济逐步进入1968~1980年这段痛苦的大滞胀阶段,欧洲经济增速停滞也是不可避免的。


这个时候,形势逆转,欧洲劳动力开始变成了过剩。


欧洲发达国家想了一个自己感觉牛逼到爆的办法,发遣散费,让这些人回去,不要留在本国了。


可问题是,其它地区的人拿了钱是高高兴兴的走了,中东和非洲的人却就是不肯走。


因为,欧洲再不行,总比那个时候的老家强太多了。


更何况,有不少家庭早已是第二代了,作为新欧洲人根本回不去了。


于是,这些人就不要丰厚的遣散费,而是选择继续留在欧洲吃香喝辣,哪怕捡破烂也好。


由此,欧洲移民问题的第一颗种子就这么播下去了。


当然,这并不是全部的问题所在。


中东和非洲人能生啊,而且基本上都是部落制,与家乡的血缘纽带极为紧密。


所以,他们留在欧洲后,就像一串大闸蟹一般,不断把老家的亲朋好友搞到欧洲定居。


所以,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欧洲的就业形势就不好,还有这么多的农民工过来抢饭碗?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90年代,基本上已经让欧洲本土的白人们极为愤怒,恨不得突突突了。


——————————————


上一轮技术革命首先是从美国开始的,1982年美国经济成为全球复苏的领头羊。


至于欧洲,则要晚了不少。而且就算复苏,由于70年代大滞胀发了很多福利,这个时候不得不想尽办法削减福利,这个方面欧洲当时的历史包袱可比美国重多了。


所以,出现了类似于英国撒切尔妇人这样的人,上来就拼命削减福利,不断努力拥抱新自由主义。


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就是建立在罗斯福新政理念基础上的,在承认一定的社会保障是必须的前提下,强调由市场经济调配一切。


既然如此,80年代欧洲失业率继续高位运行,其实也是可以想得到的。


像当年的欧洲病夫德国,由于一直拒绝砍福利,所以直到90年代才有了明显的经济转向迹象。


可问题是:80年代是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经济体系再度拓展全球化的时代。


所以,欧洲的精英们早已和美国精英一起分享新的技术和新一轮全球化的丰硕果实了。


至于欧洲的工薪阶层,则比美国的工薪阶层更早体会到外围移民流入抢饭碗的巨大压力。


所以,欧洲一直是民粹的,只能是民粹的。


欧洲的政治框架是多党合作制度,不像美国是两党竞争制度。所以,美国的民粹运动往往是来的快,去得也快;而欧洲则完全不同,他们可以凝结为政党纲领,并长期成功运行10~20年的周期。


因此,欧洲的移民一方面有利于本土精英继续找奴口为自己买命,一边则拼命搞社会保障来堵住中底层公民愤怒的嘴巴。


长年累月,出了任何问题都是发福利来解决,尤其像法国这个欧洲民粹大本营更是如此。


以各种道德制高点的名义,欧洲中底层反向打劫,成了整个欧洲的主流共识。


由此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超级大循环:


精英拼命全球收银子——>对内发福利维稳+移民流入培植税基——>欧洲赤字扩大——>经济长期增速存在压力——>精英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对内发福利维稳+移民流入培植税基——>


这或许是印证了世界上最顶级的赛事并不是欧洲五大联赛,而是精英割菜忙。


—————————————


那么,现在已经形成为欧元区的欧洲就没有办法改变了吗?


要改变,首先要有一个强大的顶层设计团队,他们可以和民众达成共识,一起推动。


然而,欧盟这个框架绝非外人所认为的那样友善:


事实上,欧盟的管理全然隔绝于民众抗议声音。欧盟的经济和移民政策是由成员国制定评估,但其具体落实方式并不允许普通民众参与。欧盟的主要机构中,只有欧洲议会是由直接选举产生的,而其权力仅局限于批准或否决呈递给欧盟委员会的建议书和预算个案。欧盟委员会成员由欧盟成员国领导层委任,负责监管欧盟的日常运作。欧洲央行掌握在成员国银行派出的代表组成的委员会手中,作用是发布裁决,但审议过程及建议与意见为保密内容。欧盟的核心组织结构有效地将各个议会的公开议程转化为欧盟高层的封闭世界。


我们就以2005年为例,那年欧盟领导层采用了经过一些调整的新宪法。然而,超过一半的法国和荷兰民众是投票反对的。因此,欧盟撤回了这一新颁布的宪法,并将其定义改为条约。这样就不必受制于民众的批准与否了。


很明显,这就是寡头皿煮的风格啊,跟古罗马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呢?


这种框架下难怪欧洲经济再无起色!


欧元区扩容后,一度欧洲经济总量是高于美国的GDP的。可这接近20年的时间里,欧洲的经济总量早已低于美国的GDP了。


只能说,是真的烂!


事实上,这点欧洲和日本非常相似,日本的框架下也是将有决定权的官僚体系与民众的呐喊完全分割开。


他们平时也是与企业家、大资本、工会领袖等见面喝咖啡为主,至于中底层民众的真实情况,其实并不是那么清晰的。


到头来,其实所有这些精英的玩法背后只有一个心思:


他们都是代天牧民而已


即,民就像羊一般,是牧养的,而不是真的要去关心他们什么。


神户牛为何在养的时候要给他洗澡、吃好吃的、还要听音乐,难道神户牛是养牛人的祖宗?事实上,无非是为了要屠宰的时候,入口即化的那口感觉而已。


民粹的欧洲,不断增多的新移民,不断老龄化严重的欧洲,最终只能是一点点走向衰败,没有任何其它办法。


欧洲经济发展至此,本质上和日本一样,都是奉行吃福利供油纸所致,这或许就是天道轮回吧。


至于眼下的疫情,不过是一个危机放大器而已。


既然如此,现在还牛逼哄哄的样子,A森只有一个灵魂拷问:


你们拿什么跟我们斗?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